农村闲汉   少妇小说   

农村闲汉

第1章 难熬的饥渴

  久旱多时的龙王庄刚下了一场特大的暴雨,那阵仗可叫一个大。这老天爷仿佛一个憋尿多时的壮汉一般,掏出那大玩意浇了七 天七夜,把这龙王庄的大河小沟都灌得满满的,龙王庄的村子里处处都是尺把深的积水,那些处在偏远山凹子里的农田也给淹了个 七七八八,好在龙王庄的良田都在山上和山坡上,至于这些山凹里的庄稼农家人本就不指望有啥好收成,所以这对龙王庄的村民来 说虽然也是皮痒肉不痒的事,可就是这样,也让龙王庄的村民愤恨不已。

  据龙王村的老人说,这场大雨那可是百年不遇。因为这龙王村本就是一块福地,有龙王爷保佑着咧,就是黄河发大水龙王村也 屁事没有。没想到这次却破了例,被这一场大雨给搅和得七荤八素。「狗日的,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村 民们个个冲着老天爷大骂。一直以来山上那香火鼎盛的龙王庙,这些天败落得连有人上香都没了,更不用提奉上供品了。要知道就 是在抗战时期有小鬼子封山和在五八年饥荒饿死人的年景,也照样有村民天天冒死进庙上香奉送供品。用龙王庄村民的话来讲,那 就是不管啥时候,也不能让庇护龙王庄的龙王爷给饿死了!由此可见这一场雨,让龙王庄的村民对龙王爷有多恨了!

  雨过天晴,龙小宝满身泥水的窜上了山上的龙王庙。他两只贼眼珠叽里咕噜的转个不停,当眼睛扫到那空空的供桌上连一个干 硬的馒头都没有的时候,他不由得指着庙正中的龙王爷破口大骂:「妈妈的,天天供着你有屁用,信不信老子推翻你个鸟泥胎?」「汪汪汪汪!」龙小宝身后传来狗叫,龙小宝回头笑骂:「将军,你是不是也觉得供这个泥胎没鸟用?」「汪汪汪汪!」一条比小牛犊子矮不了多少的大黑狼狗窜进庙中,一边颇通人性的点着它的大黑脑袋,一边用它粗糙的头舔着 龙小宝的脸,把龙小宝舔得咯咯直笑。

  龙小宝被困山上七八天了,平日里他就在半山腰的果园里守着,每逢饭点,他干爹或者干妈都会来给他送饭。如今这大暴雨一 连下了这么久,恐怕上山的路都被封死了。这些天他饿得可是前心贴后心,眼珠子都发绿了。要不是将军对他忠心耿耿,他早就拿 它打牙祭了。本指望雨停了,到这龙王庙里先寻摸点东西祭奠下他的五脏庙,哪知道他却失算了。

  此时此刻,龙小宝看着这泥胎塑成的龙王爷绝对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往手心里吐了两口吐沫,卯足劲就要推倒那龙王爷。哪曾 想?就在这个时候,凭空响起了一声炸雷,把龙小宝吓得心肝差点从嘴里蹦出来。「这可是得罪了神灵了!」龙小宝摸了摸裤裆, 湿漉漉了,「妈妈的,吓得老子尿了一裤!」龙小宝心惊胆颤,招呼将军一声,随即抱着脑袋就往龙王庙外窜,边窜边嚷嚷:「妈 妈的,龙王爷这个老不死的还真有点灵气!」龙小宝窜回到他的果园里,就直奔他的小木屋,跳上床招呼大狼狗上来,然后拿被子蒙上了头。躲在被窝里好一阵子,这才敢 偷偷的露出头。扒着窗户往外边瞅了瞅,没有啥异常的动静,他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将军,去把老子的书给我叼过来!」龙小宝吹了声口哨,就见那条大狼狗嗖得窜下了床,叼着一本古书摇头晃脑的跑了过来 。

  「呸呸!」龙小宝往手指上吐了两口吐沫,翻开他宝贝疙瘩一般的《周易算经》「让老子算算这事是吉还是凶?」「咕噜,咕噜!」刚翻开书,他的肚子又不争气的响了,「这雨都停了半晌了,怎么干爹和干妈还不给我送吃的来,老子都快 饿死了!」龙小宝捂着肚子满肚子的火,「没办法,谁让自己不是人家的亲生儿子呢?」龙小宝顶不住饿,只得慢吞吞的下地,从 果园的树上敲了两颗青涩的果子,狠狠的咬了一口。果子刚结实,实在不能吃。龙小宝酸得眼泪都冒出来了,嘴巴都能咧到后脑勺 !

  「给!」他掰开将军的嘴,把手中的另外一颗果子塞到它的狗嘴里,哪知道将军嗷嗷叫着吐了出来,冲着龙小宝不满的叫了两 声,然后三窜两窜就不见了踪影。

  龙小宝啃了口青涩的果子,随后回到了小木屋中,从铺盖地下抽出了一本厚厚的画册,里边净是些露奶子露屁股的大美人,还 有不少是金发碧眼的洋娘们,这些大美人一个个搔首弄姿,有的还岔开腿,露出了让每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无限遐想的神秘部位,勾 引得龙小宝哈喇子流出多长。

  「妈妈的,要是这奶子有水,能给老子吃两下,也是件美事!」龙小宝敲打着画册上的大美人,舔了舔嘴唇,眼珠子里散发出 幽幽的蓝光。

  第2章 快点用力啊

  实在熬不下去了,后半晌,龙小宝就拉着脸下了山。村里的积水还很深,龙小宝把裤子卷到大腿根处,小心翼翼的趟着水往家 里走去。村里的那些风臊得女人瞅见了龙小宝,都捂着嘴笑,眼睛都盯着龙小宝的裤裆看,仿佛龙小宝的裤裆里装着宝贝一样。

  「狗日的二蛋子,让老子遇到你,老子非扒了你的皮!」龙小宝自然知道这些风臊的女人看什么。记得前年,他和二蛋子去后 山的小河沟里摸鱼,一不留神,自己在河里摔了一脚,等站起身来,他发现自己的裤衩子已经秃噜到脚脖子上了。这个时候,就见 二蛋子直勾勾的盯着他的那玩意看,然后咧着嘴大声的嚷嚷:「快来看啊,快来看啊,小宝的那东西比驴玩意还大咧!」二蛋子村长王富贵的傻儿子,唯一的宝贝疙瘩。二蛋子不是实傻,只是缺了个心眼,脑子里缺根筋。俗话说,傻人嘴里吐真言 。就二蛋子这一嚷嚷,全村的人都知道龙小宝的那玩意比驴的那玩意还要大。龙王庄地处偏远山村,村里的女人们可没有城里的女 人那般羞涩,个个的豪放大胆得很。时常有那些得不到满足的女人撩拨龙小宝,说些让龙小宝那玩意支帐篷的话。

  「狗日的,等着老子逮着机会日死你们这些臊货!」龙小宝肚子饿得咕咕的叫,没闲心理会这些,只是闷着头往家里赶。

  眼下正是晚饭的时候,尽管天还没黑。但夏天农村人都吃饭早。大老远,龙小宝就闻到了家里传来的肉香味,等到了家,龙小 宝就看到干爹和干娘还有那个才四岁的小崽子正围坐在石头饭桌前吃饭。往饭桌上瞄了一眼,香喷喷的炖母鸡,让龙小宝的脸拉得 更长了。

  「哟,小宝回来了,我还正寻思着等吃过饭让你干爹给你上山送饭呢?」马菊芳见干儿子龙小宝拉+黑着脸,就觉得脸上 臊得慌。干爹龙老蔫一见自己干儿子这个样子,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嗯,回来了!」龙小宝也不客气,上前撕下一个。肥鸡腿啃了起来。

  龙小宝不是两人的亲生儿子。这在龙王庄,不是个秘密。龙老蔫和马菊芳两人大半辈子无儿无女,尽管每天一到晚上,就上床 折腾,但折腾了十几年也没弄出来个景。自古就有「引种」的说法,如果不会生养孩子的夫妇,收养一个,将来就能生养一连串。 于是龙老蔫和马菊芳两人决定收养一个孩子给他们老龙家引引种。

  龙小宝是个孤儿,他有个爷爷,在他七岁那年死了。他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那孙猴子,是从石头缝里 蹦出来的。自他七岁那年起,他就是靠吃百家饭过活。而就在那个时候,龙老蔫和马菊芳收养了他。一开始,老两口确实把龙小宝 当成了亲生儿子一般,百般呵护。可也就是在四年前,马菊芳那干瘪的肚子竟然鼓起来了,十月怀胎后,竟然生了个大胖小子,这 让老两口喜出望外。收养的孩子自然无法和亲生的骨肉相比。于是老两口慢慢的冷落了龙小宝,冷落归冷落,但老两口对龙小宝还 是不错的。

  龙小宝不爱学习,成天贪玩,成绩自然好不到哪里去。可三年前,龙老蔫硬是把家里那头过年用的大肥猪给卖了,咬着牙花高 价给龙小宝买上了县一高。老两口本指望着龙小宝能给自己争口气,考上个好大学。可哪知道在龙小宝读高 二的那一年,龙小宝竟 然偷偷的拦住他的同班同学——县委书记的闺女,不但脱了人家的衣服,摸了人家的奶子,还差点硬睡了人家县长的闺女。结果, 龙小宝不出意料的被开除了。

  打那以后,龙老蔫是彻底对龙小宝失望了,也越发冷淡了。好在老两口还不是没有人情味的那种人,老两口一合计,就在南山 坡上包了几亩荒地,种上果树,弄了个果园子。在果园的树趟里又种上蔬菜,、小葱之类的,也好给今年已经十八岁的龙小宝弄点 事干干,免得跟着村里那帮二流子学坏。没事的时候就在山上守着果园子,到了饭点,一日三餐,老两口给他送饭。龙小宝非但没 对这种安排有意见,反而像是脱了缰的马驹子一般,尥蹶子撒欢其乐无穷。

  龙小宝拉着脸吃了两个鸡腿,又报销了不少的鸡肉,足足喝了两碗汤这才完事。龙小宝从扫帚上撅了个小棍一边剔牙一边冲着 龙老蔫伸出手:「干爹,给我二十块钱!」。

  龙老蔫一听就急眼了:「小宝,你要钱干啥?」「回果园睡觉,天黑路滑不好走,去买个手电筒!」龙小宝梗着脖子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马菊芳捅了捅龙老蔫,然后转身回 里屋拿出二十块钱交给了龙小宝。

  「还是干娘疼我!」龙小宝接过钱,喜笑颜开的出门了。

  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了。由于刚下过雨,所以村里的街道上静悄悄的。龙小宝径直朝着村长王富贵的小卖铺走去。等到 了小卖铺,龙小宝发现王富贵家的小卖铺一片漆黑。

  「不应该啊,狗日的,这刚喝罢汤,就上床日逼,这得多大的劲头?」龙小宝挠了挠头,转身想去其他家小卖铺,但走了几步 ,他又回来了。因为王富贵是村长,所以他很稀罕村民来他家买东西。

  「村长!村长!」龙小宝扯着嗓子大声的喊了几声,没听见里边有人,倒是招来几只在街上游荡发/情的母狗,撅着腚冲着龙 小宝一个劲的呲牙嗷嗷。

  「狗日的,等明天,让将军日死你们这些狗逼!」龙小宝弯腰捡块砖头吓跑了那些母狗,然后就围着王富贵家的院墙转,他在 想着要不要隔着墙头喊王富贵出来。他转来转去,转到了王富贵房子的后边,由于天气燥热,所以后窗开着。他突然听见里边传来 女人哎哟哎哟的叫声:「你个狗日的,你用力点,你用力点,快往里边捅,快往里边捅,痒死了,痒死了。

  第3章 大白磨盘肚皮烂

  血气方刚的龙小宝在听到这种声音后,首先一愣,紧接着就感觉到全身的血液仿佛油锅里浇冷水一样,嗞嗞啦啦的沸腾了。听 这声音应该是村长的婆娘田秀花。

  别看田秀华今年四十多岁的人了,可依稀还能看得出当年花儿般的容貌。可能是王富贵没少利用职权黑村里的钱,净是给他婆 娘买些高级的瓶瓶罐罐,说是化妆品。田秀华有事没事就往脸上抹,有村民当面撞见了,说那脸上抹得跟唱楚霸王的花脸一般,太 他娘的吓人了!可不管怎么说,田秀花到现在并不显老。

  田秀花不但模样长得俊,而且胸大屁股圆,典型的生儿子的身板。尽管她生了一个傻儿子二蛋子,可毕竟是个带把的儿子。田 秀花天生一副水蛇腰,再加上她本就是一个风臊的人儿,所以她有事没事总在大街上扭着她的水蛇腰,晃动着她的磨盘般的大屁股 走来走去,勾得村里的男人一个个哈喇子流多长,裤衩子恨不得都戳出一个洞来。龙王庄的村民都背着王富贵偷骂:「好逼都让狗 给日了!」听这动静准是王富贵和田秀花在弄事,龙小宝本想转身就走。可转念一想,这山高路滑,要是再出点事,掉到山沟里,那可就 得不偿失了。所以这个手电筒非买不。可。

  「要不等他们弄完了,我再叫门?」龙小宝打定主意后,就决定等等。可屋里田秀花的叫声一阵高过一阵,勾引得龙小宝的馋 虫上来了:「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咋弄事,反正也没事,还不如学习学习!」龙小宝好学的劲头上来了。

  往旁边瞅了瞅,王富贵靠窗的屋后有一棵大杨树,长得很是茂盛,枝枝杈杈都挨着了后窗户。龙小宝甩掉他的鞋子,往手心里 噗噗吐了两口吐沫,随即猴子一般的爬上了树。找了一个视觉良好的位置,龙小宝两脚勾着树杈,来了一个倒挂金钩,两手撑着后 窗户,眼睛慢慢的往屋里看。

  屋里灯火通明,隔着纱窗看的真真的。只见瘦小枯干的王富贵正躺在床上,而他婆娘田秀花正坐在他的身上,一上一下的起伏 不停。田秀花正对着龙小宝,胸前两只肉葫芦上下翻飞的晃动着,再看田秀花迷离着眼睛,不断的扭动着她的水蛇腰。

  「往上顶啊,往上顶啊,爷们,用力啊!」田秀花大声的叫喊着。再看王富贵皱着眉头咬着牙,哼哼唧唧的仿佛死狗一般的一 动不动。

  「狗日的,一看这家伙就不行!」龙小宝摸了摸自己的那玩意,心里暗自鄙视村长王富贵的怂蛋样。

  「媳妇,媳妇,别动了,别动了,我的肚皮快被你的大白磨盘给碾碎了!」王富贵匆忙缴枪完事了,他急忙制止住田秀花,随 即溜下了床。

  「狗日的,你干啥去?」田秀花瞪着好看的大眼睛,气鼓鼓的问。

  「支书马建国约我去打牌,你先睡!」王富贵提上鞋子就往外走。

  「没用的东西,要是能伺候老娘舒服一次,也算你王富贵能耐!」田秀花冲着王富贵的背影狠狠的骂着。

  「咔嚓」,」咔嚓」!正在聚精会神偷看田秀花身体的龙小宝,突然感觉自己勾住的枝杈要断了。这一房多高,要是从上边掉 下来,那可受不了!情急之下,龙小宝用力的一蹬树杈子,借着这股子冲劲,龙小宝的脑袋朝着后窗户撞来。

  王富贵今年春天刚盖的新屋子,还没来得及装窗户,只是钉了纱窗。这薄薄的一层纱窗哪里能挡得住龙小宝?龙小宝哎哟一声 就跌到了田秀花的屋子里。窗户下边就是床,所以龙小宝正好摔在铺得软软的床褥上,没有一点事。可这却把光着身子的田秀花吓 个不轻,她尖叫一声,急忙扯起一条毯子缠裹在身上。

  「坏了!」龙小宝急出一脑袋的汗,他一骨碌身爬起来刚要走。田秀花手疾的抓住了龙小宝的胳膊:「好呀,是你个小兔崽子 !晚上不睡觉,敢干这不正经的营生,你就不怕眼睛长鸡眼吗?」田秀花说完,照着龙小宝的脸上就是两耳光。

  「婶子,俺不是故意的,俺是来买手电筒,叫门你们不开!俺听到后窗有动静,就上来看看,俺就想叫门买东西」龙小宝用手 摸着火辣辣的脸,然后从兜里摸出二十块钱。

  「哦!是真的!」看到龙小宝掏出二十块钱,田秀花就相信了一大半,因为龙老蔫是个极度抠门的家伙,平日里哪里肯给龙小 宝零花钱。

  「那你告诉婶子,你刚才都看到啥了?」田秀花盯着龙小宝那一张虽然带有稚气,但却很有男人味的脸,心里莫名的涌现出了 其他想法。

  「啥也没看到!」龙小宝打定主意,打死都不能承认。

  「好你个小兔崽子,既然这样,那我就叫你富贵叔来,看他咋收拾你这小王八蛋!」田秀花故意的吓龙小宝。

  龙小宝吓得连连摆手:「别,婶子,别,婶子!我说,我说!」「说,看到啥了!」田秀花又问。

  没办法,到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说了。「我看到了婶子的大白磨盘在富贵叔的肚皮上碾呀碾!还看到婶子的这里!」龙小 宝用手一指田秀花的大奶子。哪曾想,一不小心,手指正好戳在上边,虽然隔着层床单,但龙小宝还是能感觉到里边的火热和绵软 。

  「大侄子,问你件事!」田秀花低着头看了下龙小宝的裤/裆,然后问,「你的那东西是不是真的比驴的还大?」「婶子,没有的事,都是你家二蛋子瞎说!」龙小宝一听就有点恼了「那你让婶子检查检查!」田秀花说完,不等龙小宝拒绝,就往龙小宝的裤子里掏,「乖乖,真是不小,比你富贵叔的大多了 !」田秀花此刻眼睛里放着光。

  「小宝,长这么大,是不是还不知道女人啥滋味?」田秀花舔着干涸的嘴唇问。

  「嗯!」龙小宝此刻仿佛一个乖孩子一般。

  「想不想尝尝啥滋味!」田秀花说着话,拉着龙小宝的手就往她的肉葫芦上按。

  「开门,开门!」这个时候,突然院子外边传来村长王富贵的叫门声。田秀花和龙小宝都吓了一哆嗦。

  「你狗日的嚎啥丧咧?不是去支书家打牌了?」田秀花有些心虚,隔着大门问。

  「没拿钱,给我拿点本钱!」王富贵嘟嘟囔囔的说道。

  「给老娘多赢点钱,不然不让你上床!」田秀花痛快的给了王富贵几十块钱,随即就听见王富贵的脚步走远了。

  「你要是真想尝尝女人啥滋味,婶子给你!等后天婶子有空,婶子去你果园里找你!」田秀花也吓得不轻,所以王富贵刚走, 她就赶紧让龙小宝走了。临走的时候,田秀花不但免费给了龙小宝个手电筒,还硬塞给龙小宝一盒「十渠」香烟。


  【完】
上一篇:妩媚母女花 下一篇:墙外的春天
评论加载中..